契丹人的崛起:东硖石谷之战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契丹的崛起?



唐神功元年春,在今河北迁安以北的东西硖石谷地区,唐军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攻击作战,目标是公然举兵反叛的契丹部落。结果,就是这么一群其貌不扬的部落民,让大唐军队,颜面尽失。


李尽忠和孙万荣的反叛

契丹人的营帐


史书中将蛮族反叛中央的原因总是归结于蛮夷的犬羊之性,叛服无常。其实认真推敲蛮族叛服的时间点,就能发现其中的规律。


在关外势力的混战中落于下风的部族,经常躲入中原王朝的羽翼下寻求庇护,中原王朝也乐于在烽火连天的边境上寻求支援。当关外的强大势力削弱之后,联系边地蛮族和中央政权的唯一纽带也就削弱了。这时候吞并关外失败者的人口和财产,壮大起来的边地民族就可能发动反叛。


《旧唐书》里记载的契丹,生活在潢水之南,黄龙之北的地区。古时的契丹主要分为八部,每三年召开一次部族大会,选举号为夷里堇的领袖。和早期的蒙古一样,早期的契丹部族也过着逐水草而居的生活,夷里堇率领八部民众随时迁移驻地,西至奚国边境,东到高句丽边境,南到唐的营州,北到室韦都是他们活动的区域。


辽国壁画上的契丹人形象


贞观二年,首领摩会率领部众宣布归附唐朝,为唐朝开启经略东北的计划扫清了障碍。唐太宗征高句丽时,曾在营州接见过契丹首领窟哥,封他为左武卫将军。公元648年,窟哥更率众内附,唐太宗遂以今内蒙古东部地区为基础,设置松漠都督府,正式将契丹划入唐朝保护之下。历任契丹首领都要接受唐朝的册封,担任松漠都督的职位。


唐朝对东突厥的打击,解决了北方最大的边患,也使得活跃在北方的契丹失去了最大威胁。窟哥去世之后,第二任松漠都督阿卜固就兴兵造反,唐廷以阿史德枢宾为沙砖道行军大总管,与辽东经略薛仁贵合兵击契丹,大破之,生擒阿卜固。唐朝又以窟哥之孙李尽忠为松漠都督,另封窟哥之孙枯莫离为左卫将军、归顺郡王,教二人继续统领契丹八部。很明显,唐朝试图使用同时立两个君主的模式,避免契丹再次出现权力集中、无法驾驭的局面。


骑马射箭的契丹武士


天授元年(公元690年),武则天自称皇帝,改年号为周。随即而来的眉州刺史徐敬业和唐宗室的起兵,吸引了武周王朝的大部分注意力。来自早前就已反叛的突厥人和西方吐蕃人的威胁也使得唐朝的整个西部防线左支右拙。 


这个时候作为唐朝北方前线主要军事指挥官的营州都督赵文翙却引发了契丹人的愤怒。史书记载他先是轻慢契丹的部落首领,在契丹遭遇到饥荒的时候,又拒绝赈济流落到营州的契丹难民。我们不清楚这些奏报的真实性如何,但赵文翙一定不是一位容易相处的边将。因为就在李尽忠之乱爆发的同一年,居住在营州的靺鞨人在首领大祚荣的率领下出走,在东牟山自立,成为日后东北大国渤海国的始祖。


武后万岁通天元年(公元696年),李尽忠率领契丹部众举兵反叛武周政权,攻陷营州,俘虏唐朝官吏数百,杀死了营州都督赵文翙。唐朝北方边境刚刚结束后突厥之乱不满一年,又因为契丹的反叛动荡起来。


聚集起来的契丹人 让唐朝受到了超乎意料的损失


黄獐谷惨败

突厥人的营地


李尽忠占据营州,就等于占领了唐朝在东北的门户。一时间军威大振,边境上对营州都督早就抱有怨言的民众纷纷聚集到他的麾下,短短十天时间就聚众数万。李尽忠于是自号“无上可汗”,以妻兄,契丹部长孙万荣为大将,率领人马四出攻掠,无所不克。


由于契丹人以游牧为主业,没有积蓄,军粮筹措的方式以打草谷为主。但打草谷来筹措后勤的缺点,就是会因为抄掠导致军队行动的延缓。如果李尽忠攻陷营州之后马上移兵南下,的确会杀唐兵一个措手不及,但他需要在营州附近抄掠到足够的军需补给,结果南下时各州郡已经有所准备,李尽忠率军猛攻要地檀州,结果被守将张九节击退。


契丹反叛的消息传到神都洛阳,武则天勃然大怒。她下达的第一道诏令不是加强防守也不是出师讨伐,而是命将李尽忠改名李尽灭,孙万荣改名孙万斩。这是由于武则天很迷信姓名的魔力,为人更名则已非首次。公元685年,武则天就因为唐军被突厥打败,愤而将突厥可汗骨咄禄改名不卒禄。


习惯给敌人改名字的武则天


当然,光靠改名是无法吓退契丹人的。武周方面一面下令调集州郡团营民兵,一面拆迁左鹰扬卫将军曹仁师、右金吾卫大将军张玄遇、左威卫大将军李多祚、司农少卿麻仁节等共二十八将,各将其部讨伐契丹。按唐每卫兵力在25000到40000人不等,则二十八将出动的兵力至少在80000人以上。《旧唐书》里说契丹归附时有胜兵34000人,又说李尽忠造反后聚众数万。可见唐朝的讨伐军在兵力上并不居于劣势。


唐初的单兵素质是极为出色的。隋文帝建立的府兵制度加上唐初两代君主的巩固,使得府兵的战斗力达到中国动员兵历史上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但此时距离太宗朝不过几十年,府兵的战斗力已经有所下滑。好在契丹之乱爆发前不久,武周政权集结大军,以阿史那忠和王孝杰为将帅,一举将吐蕃占据的西域四镇夺回,使得唐军上下士气高扬。


复原的唐朝武士铠甲


李尽忠在得到唐朝讨伐军北上的消息之后,做了几件事情。当时契丹攻陷营州时俘虏的唐朝官吏士兵几百人还囚禁在牢狱里,李尽忠故意命令看守他们的士卒散布言论说自己一边军粮不足。然后,又将这些人放出监牢,用糙米做的稀饭招待他们,不忍杀害才放了你们。释放后的俘虏跑到幽州之后,为进军中的唐军带去了契丹人粮食缺乏,军心动摇的假情报。唐军将帅轻视蛮族的心理又一次发作,催促大军加速行军,准备将造反的蛮族一举歼灭。


8月28日,唐军深入到今日河北迁安县东北的西硖石谷内的黄獐谷。他们发现路边有许多契丹的老弱部民请降,又发现路边尽是契丹人遗弃的老牛瘦马,就对契丹乏粮的事实深信不疑。曹仁师等害怕契丹放弃交战北逃,于是抛弃远在幽州的大队步兵,只率领精锐骑兵进谷追索契丹主力。


进入黄獐谷后,契丹伏兵四起,环攻唐军,唐军骑兵猝然在峡谷中遭遇伏兵,连阵形都没有空间展开。李尽忠更加亲临第一线指挥部众加紧攻击,唐军溃乱,无数将士被挤下悬崖摔死。唐将张玄遇和麻仁节都被契丹俘虏。


被围困的唐朝骑兵 不免全军覆没


击破唐军骑兵之后,李尽忠又利用缴获的唐军官印伪造文书,派间谍送往还在开进中的唐军步兵后队。称:官军已破贼,若至营州,军将皆斩,兵不叙勋。


唐军步兵接到伪报后信以为真,为捞取战功免受责罚,星夜兼程向营州开进。兵疲将乏之际,在险要地段再次遭遇到契丹军的伏击。于是唐军后队也战败,几乎全军覆没。


壁画上的唐朝步兵形象


东硖石谷之战

精锐的契丹披甲武士骑兵


黄獐谷大败之前,唐军虽然也有过丢失安西四镇、大非川全军崩溃这样的惨败。但在长城以南的腹地,被智勇双全的敌人使用计谋击败,是唐朝建立之后前所未有的事情。武周政权受到的振动可想而知。当时梁王武三思受命为榆关道安抚大使,将兵屯集胜州以备敌。武则天又连续发布诏书,命天下囚犯和家奴里只要有勇力的,都可以申请由国家出钱赎买自由,发往前线迎击契丹,又命山东各地州郡筹建武骑团兵,时刻防备契丹突破河北,进袭山东州县。


唐军未及展开第二次讨伐,战局已经开始对契丹不利。就在黄獐谷之战结束后不久,无上可汗李尽忠就病死了。这对于契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李尽忠死后,副帅孙万荣接替了可汗的位置,继续对唐兵作战。突厥可汗阿史那默啜则趁契丹新丧之际,突然发兵袭击松漠都督府的治所。契丹人完全没料到一同抗击唐军的突厥人会突然翻脸,大队被击溃,连李尽忠和孙万荣的妻小都被突厥俘虏了去。


突厥人的强势介入 让契丹人损失惨重


孙万荣聚集溃散的败兵,很快又有数万之众。契丹人依旧为粮草所困,其别帅骆务整、何阿小率军冒险南下攻击冀州,城陷后杀戮冀州刺史以下数千人。这次大胆的出击让契丹人重新站稳了脚跟,反过来暴露的是唐朝前线州郡防御的空虚。冀州是河北门户,契丹人占领之后可以挥军直下河间,不出20日就能打到黄河北岸。那时候不光是整个北方,就连武周政权自己都将面临威胁了。


自然,唐朝不可能因为一两次挫败就动摇国本。突厥人实施的突然,也为唐军的集结反击争取了时间。当契丹人进向河间地的时候,武则天已经命令夏官尚书王孝杰和羽林卫将军苏宏晖率军北上进击契丹。


重新开始集结的唐朝军队


此次出动的军队人数,新唐书说七万,旧唐书说十八万。七万当指从十六卫和各地折冲调集的正规部队,十八万之数则包括了前述武则天下令征发的囚犯和家奴。这个数目对唐军来说是不吃亏的。唐军也吸取了黄獐谷之败的教训,始终保持着各部之间的联系。公元697年3月20日,唐军抵达东硖石谷地区,刚一进谷口就与契丹军发生了接触。


孙万荣的原意应该是效法先代大汗李尽忠的战术,以少量部队接触后主动撤退,将唐军引诱入险要的东硖石谷中进行围歼。但唐军显然不会被同样的战术欺骗第二次。王孝杰率领全军精锐自为先锋,不断和契丹军进行交战。在险要的地段始终不脱离和对方的接触,就意味着敌人没有时间来部署包围和进行侧翼机动。尽管东硖石谷内的战斗进行的非常激烈,但契丹人始终没有办法像在黄獐谷一样对唐军进行全面包围,只能在唐军精锐的不断挤压下步步后退。


契丹人在对唐作战中 将骑兵优势最大化


决定胜负的战斗发生在出谷口外的开阔地带。当孙万荣发现在谷内的伏击已经不可实行时,以少量部队牵制唐军前锋,将主力部队转出谷口布好阵势。然后趁唐军先锋出谷口后立足未稳,马上发起总攻。遭到猛攻之的唐军无法将全军展开,只能依靠先锋的少数精锐排列方阵勉强迎敌。唐朝步兵的方阵是战斗韧性极强的阵型。在攻灭薛延陀的作战中,唐军下马骑兵结成的方阵曾经击溃过以强弓闻名的薛延陀步弓手。但此时经过长时间行军和不断交战的唐军前锋已经陷入了体力的低潮。


唐军的下马骑士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


而在这时,本该接替前锋和契丹展开全面交战的后军主将苏宏辉却选择带兵撤退。如此一来,王孝杰率领的前军就变成了必死的孤军,在契丹军的压迫下被挤压到山崖边。王孝杰坠崖而死,唐军在溃乱中被契丹军全部歼灭。


东硖石谷的失利对唐朝的震慑比黄獐谷的失败更厉害。唐军北方主帅清边道行军大总管武攸宜得到东硖石谷的败报,全军震恐。军队到达渔阳后就停止推进。孙万荣获胜之后,派人在营州加紧建造新城池,并且将老弱财宝全部转移到新城。然后派遣精兵四出抄掠,幽州、瀛洲等边境州郡全都受害,唐军试图阻击契丹骑兵,全都被击退。


正在训练近身格斗的唐朝士兵


契丹之乱的平定

契丹叛军的攻城略地 让唐军难以招架


武周政权派遣右金吾卫大将军武懿宗为神兵道行军大总管,与右豹韬卫将军何迦密率领军队第三次对前线进行了增援。又派同平章事娄师德为清边道副大总管、右武威卫将军沙吒忠义为前锋总管。这样,唐军在前线的总兵力超过二十万,但连续失败的阴影困扰着唐军。武懿宗率军进攻冀州,听到契丹骑兵数千人即将南下的消息,竟然吓得全军溃逃,将军资甲杖遗弃殆尽。契丹人乘胜占领赵州。


最后出来为唐朝收拾局面的,还是已经归附唐朝的突厥可汗默啜。趁孙万荣率领主力在南方和唐军交战之际,突厥军突然袭击契丹在营州构筑的新城。将契丹人造反以来获得的财宝和契丹老弱一扫而空。失去了造反以来所有的积蓄和家小,契丹军队开是出现崩溃的迹象。

最后还是不请自来的突厥人 沉重打击了契丹叛军


先是与契丹一起造反的奚族部落背弃孙万荣,向唐朝归降,大部分依附孙万荣的蛮族首领也渐渐逃离。之后,唐朝方神兵道总管杨玄基趁机攻打孙万荣,奚族军也从后方进行夹攻。契丹兵崩溃,孙万荣只率领几千人向东逃窜。在半路被家奴所杀,首级传回洛阳后,契丹之乱才宣告结束。


虽然造反失利,但黄獐谷和东硖石谷的胜利却是契丹民族奠定历史地位的一战。契丹军队在两次成功的伏击作战中,体现出的强大战力和可靠的计划执行力。使得契丹从北地一个普通的部落联盟脱颖而出成为唐在北方主要倚重的势力和面对的对手。一直到安禄山时期,唐朝在北方的对手仍旧以契丹为主。


契丹在晚唐乃至五代的崛起,最终在宋代一跃成为世界性的大国,追根溯源,是来自于硖石谷两战奠定的信心。


推荐阅读


高粱河战役:宋朝皇帝抚菊而去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